沉灰

你好

一个被我拖了好几天的联文(。)

是个和 @期双年 桑的联文!

剧情捏造 人物死亡有

如果OK↓






穿着皮衣的人将头看向了前方被风雪掩盖安宁的远处,而那里却并没有什么回应给他,只有白雪皑皑、风声萧萧。




“还是老样子啊、欧布之巅。”




红凯收回远望的视线继而又回头看去:他身后正是几万年前他与伽古拉攀爬的那座山巅之顶。只是那时充盈在这里的光芒啊,现在正被红凯握在手中。但无论是谁,是那远处的荧绿星球的居民们、还是蔚蓝地球上的人们、亦或是流浪漂泊者,谁都会有死去的一天。而红凯清楚明了——他侃侃的一生终要到了尽头了。


那或许是任何生物都具备的能力,能知道自己大抵会何时死去的能力。




但红凯并不因此感到悲伤,因死亡只是每人都要经历的过程。或早或晚,或昏即昼。他心中也早已没有遗憾,因他已经见过壮阔的生命、西下的沉阳、耀眼的光芒,以及羁绊与希望。而他亦敌亦友的暗影者,栖息在黑夜之中的人——伽古拉斯·伽古拉,则在他不知晓的某个角落中逝去阖眼。




当红凯感到心中好似有根弦恍然断掉后他连忙去寻找,而后发现伽古拉时,他早已身躯冰凉了。那体型则更是枯瘦如柴,不过身上并没有什么致命伤痕。大抵是得了疾病了吧。红凯这般想着,末了他许是怀揣着不甘与愤恨靠着丝丝力气咽下最后一口气了罢。




“…安息吧,伽古拉。”红凯最后也只能这么以再简单不过的话语将一旁黑色的西服盖在他的脸上。随后红凯便离去了——他回到了O-50,那是他与他决裂的最初分割点。但他来到这里不单单是要看那无休止境的风雪,更是要把那份力量归还在这山顶之上。他不甘这份正义要随他死去,而后又漂泊至宇宙之中。他希望仍有心向善良的后辈,能再次取走这份闪烁的光。




不过、在那之前,他还要去地球一趟。




————




阳光明媚。




红凯再一次踏入地球上的道路时,他才发现他许久都未曾来过这片土地上了。地球的确改变了太多,在这几万年的光阴之间。不过温暖的阳光从未离去过,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就像是、记忆中被他人拥抱在怀中,令人怀念的感觉。红凯站在公园门前吸了一口新鲜空气,而后他便迈步走了进去。现在尚在上午,公园内仍能听见孩童嬉戏的声音。只是红凯很快从这里听出了不对劲儿:好似有女童在哭的声音从远方传来,而身为身经百战的战士而言,这点变动还是能轻易听出来的。




“嗯?”




他转身过去,寻着那哭声的方向来至了蹲在路旁小树的女孩面前。只是那女孩哭的太凶啦,撕心裂肺的声音惹得红凯也心痛起来,他俯身低头而后轻轻地出声询问了那个女孩。




“你没事吧?”




吵闹的哭声终于在这一句问话后暂时停歇,女孩带着红肿的眼睛看向了红凯。她支支吾吾的,一时也说不上来什么。或许是妈妈曾经对她说过“不要轻易靠近陌生人”的缘故,小女孩紧接着又往后挪了挪。




(红凯:我看起来这么像坏人吗?)




看着小女孩害怕的模样,红凯轻声叹了口气。随后他便整个人蹲了下来,“我不是坏人啦,小姑娘,你是不是和你的父母亲走散了吗?”




“…嗯嗯……”小女孩抽泣着回着面前的红凯,她总算抬起了头,只是仍在哽咽哭着,一下一下的。红凯只好抬起手来轻轻拍了拍小女孩的脑袋,而后他抬起手轻轻捏住了小女孩抓在膝盖上的四指。




“那我们一起去找你的父母,好不好?”




————




那之后又过了几个小时,在公园的雕像下,小女孩总算看到了站在那里苦苦等待她许久的爸爸,而她的妈妈则在之后匆匆赶来。小女孩也松开了握着红凯的手,继而跑去抱住她的母亲。




“妈妈!”小女孩大喊着。




“谢谢你…我们一上午都在找她,实在是太感谢了…”女孩的妈妈泣不成声,而红凯只是连连摆手地说道,“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而已。”




在众人即将分离远去的时候,红凯伸手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形状类似小兔子的一个挂件,并将它放在了小女孩的掌心,“如果下一次再遇到困难的话,就试着向它祈祷吧。说不定、会有好事发生喔。”




“嗯!”小女孩笑着接了过去,而后将它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她自己口袋中,“谢谢爷爷。”




听到“爷爷”二字称呼时,红凯忍不住摸了摸脸。是啊,时光变迁,物是人非,他也早已不是那横跨数千年都容颜不改的年轻人了。而他却送走了数不清的人、事、与回忆。拉娜、娜塔莎、奈绪美……无论谁与红凯有着怎样深厚的羁绊,最后都因短暂的寿命与他擦肩而过,已成一抔黄土了。




等红凯抬起手来笑着向女孩挥手告别时,他才发觉落日的烈红浸染了天边云朵。红凯回过头去,平静地望着这幅平常却又难得的美景。




他来至地球,就是为了看那最后一眼的夕阳。




“真美啊。”




他转身、感叹,却并没有因此伫立,而是抬起步伐离开这所公园。而公园旁,则有着一条清澈的河流,河面也因落日红而斑驳陆离,光则在其上漂泊不定,就像在星际间流浪的浪客一般,哪里都是家,哪里却又都不是家。




而岸旁有几把供这里的游客歇息落脚的地方,红凯便径直走向那里,而后坐了下来。他伸手将那副已有年头的口琴拿了出来,在手中把玩、抚摸,看那橙光也染红了口琴,一次又一次摩挲这对他来说意义非凡的珍物。而当他抬手将口琴抵至嘴旁、一首曲子终了后,他才看到有个小女孩站在他身旁,似是已经听了许久。




“爷爷、你吹的好好听啊。”那女孩看起来已有十几岁大的模样,而在她扬起嘴角冲着红凯笑的时候,红凯竟在她眉眼间看出了丝丝熟悉感。




“你也喜欢吹口琴吗?”




“嗯!我也很喜欢您刚刚吹的曲子,我觉得这个曲子十分温柔——就像是,被谁怀抱着一样。”




此时此刻的河边,仅有二人身影被夕阳笼罩,除此之外再无人坐在这里。而风声则带着些许寒意灌入红凯的衣袖之中。这让红凯忍不住回忆起第一次看到这落日的场景,当时的他,初来乍到。被赠予了皮衣之后,在某个不起眼的山头时观望到了无与伦比的夕日美丽。




“那这样的话、”红凯话语一顿,而后他便将口琴递了过去,“这幅口琴就送给你吧,当做是个缘分的礼物。”




女孩小心翼翼地接了过去那副口琴,“谢谢爷爷,那我也给爷爷唱一首歌作为礼物吧!”她说完便转身直对着夕阳,便启唇出声唱了出来。可红凯再听到这歌曲后身躯一惊,那绵延地、带有少女嗓音的歌声,将那份记忆再次浮现出来。树林、鸟叫、蘑菇汤;套娃、照片、SSP。


原来如此啊…红凯垂下头去笑了一下,老天还真是捉弄人间,这份羁绊原来至始至终都没有断却。红凯起身将放在一旁的帽子扣在头上,他拍了拍女孩的肩膀,笑着对她说道:




“如果你喜欢吹曲子的话,就用这个口琴把它吹出来吧。”


“无论什么歌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感受如你所说的温柔平静就够了。”




红凯提起包裹,“再见了,”他回头向女孩摆了摆手,“…地球。”




————




O-50




红凯将欧布光环,连同那些收集到的附有前辈力量的卡片归还到了山巅。而那些卡片,则化成一道道带有鲜明特点的彩色光芒,飞驰至宇宙深处了。光环变回了原本那潭清澈的湖水,静静地伫立在那里,如同他与伽古拉原先爬到这里时一样




“谢谢你、欧布。一直以来,承蒙你的照顾了。”红凯扬起头来,眯着眼睛注视着那股光,而后他便趴下了山顶,转身背着仅有的包裹。向着风雪深处前进了。无数雪花挂在他的身上,正如同他所背负的那些东西一样。他漫无目的地走,直至身影完全融入白色的风中,再也见不到踪迹。




孤独的浪客迎面接受了至期的死亡,但他最后却是选择在一个丝毫不起眼甚至无人会知道的一颗枯树残骸下坐了下去,他背靠着树干,将帽子摘下来,盖在脸上。




该睡了啊、他心想。

是个被作废的小短文

叮咚。


清脆的铃声让赛罗不禁扭头又看向了门的方向,而此时此刻虽然光之国的时刻已悄然转动时针至夜晚来临,但外面的光景仍犹如白天一般明亮耀眼。而所谓雪花,则不过是光之国科技局在了解过地球的这个节日后给生活在这里的大家准备的一个小惊喜罢了。不过、会是谁呢?赛罗略些疑惑地想着,然后便站起身来走至了门旁。他抬手握住门把,却在那一刻又有了一秒的犹豫,他偏偏头看向了身旁的桌子……不过他最后还是轻轻地打开了门。


当赛罗打开门后,来者则身着那惹眼的红色披风,手中好似还拎着什么的对着赛罗笑着打了声招呼。


“晚上好,赛罗。”


“…哦、是老爹啊。”


的确,能在大半夜踏入自家家门的也只有父亲罢了——赛罗这么想着,但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被赛文手中提着的那一兜东西给吸引住了,“不过,父亲。你手中的拿着的那是什么啊?”


“哦?这个吗?”赛文高抬起了一只拎东西的手,“最近要过圣诞节了。我随手去地球采购了一些装饰品,既然要过节了,那屋里当然也得有点气氛才行。”


赛罗看向袋子里的东西:铃铛、彩带、印着圣诞老人头像的贴纸。然后他垂头看向了另一个兜里,可这个兜里只有一颗虽然不算太大,但看起来需要手工才能拼装起来的圣诞树组件。


当认为自个儿儿子看完了这些“新鲜”玩意儿后,赛文便迈开脚步走进屋内。赛罗则抬手替他父亲将门关上,赛文便将手中的物品暂且放置在一旁桌子上之后就把那身披风脱了下来。随后他搬来凳子,准备将彩带一类悬挂在屋顶上的装饰品先弄好。赛罗则站在一旁,看起来有要跃跃欲试的劲头。而且身为老爹,怎么能看不出来自家儿子这点小心思呢?


“…要一起来帮忙吗,赛罗?”赛文笑着问到。


“哼…当然咯!”赛罗走至袋子旁,拿出了几个大小相似的铃铛。


而在他拿的时候,铃铛则在他指间相互碰撞,发出了清脆的“叮咚、叮咚”声。

不好意思又是我……占tag抱歉抱歉啦!因为年龄限制导致闲鱼发不了的我又一次


偶像梦幻祭濑名泉手机壳 是同人制作(高亮

是iphone6型号 我不知道iphone6s能不能带上x


我真的不记得多少块钱了 代价问我 不超过二十(当然十块也不可以啦!?)不包邮wwww

麻烦大家啦 已经退坑许久忽然翻到这个东西 还是想要给别的喜欢他的人吧!放在我手里太浪费了

占tag十分抱歉!

联系方式直接私信我或者加QQ3405700840





我出些东西回血……啊 闲鱼的话因为年龄限制没有办法发东西  空间也没有人转  只能来这里了orz
































注意!全部都是同人谷!没有一个是官方谷!!
































p1~p3 恋语同人团子(团子包括女主 吧唧有一个带着女主 挂件不包括) 详细看图
















p4只有图上这几个 一共四十 单出十块一个 基本没碰过 灰尘已擦 无明显痕迹
















p5白起所示 如图所有 摆件有一点点痕迹 不是后天,是运来就那样了 我也懒得再说了 不算太大
















p6p7随机礼品 还有其他没有照
















麻烦大家了呜呜呜呜呜呜家里空间太小撑不下去了嗷嗷嗷

































回归。OVERLORD同人

以非常大的脑洞写出来的同人,第一次(。)触碰OVERLORD这样的作品,请大家见谅啦!


那是再平常不过的日子。


若非要说它有什么不同的话,那便是安兹乌尔恭以及他那忠诚无比的守护者们现在正在处于一个巨大的问题——至高无上者体中漂浮的红色球体正像是被谁操控一般升之搬空随后便撞开前厅的大门飞出纳萨力克,再看见它时是安兹乌尔恭运用瞬移魔法来到地下大坟墓的空中。红色的水晶球仿佛是具有自我意识般在展开巨大的魔法穿越门,而安兹乌尔恭仅仅看一下便知道这门大到什么地步——它甚至可以把纳萨力克大坟墓和周围的森林一起吞下,就仿佛是无边的黑洞一般。


安兹乌尔恭不打算瞬移回去,毕竟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谁都不知道。他却只抬手,骨节抵在额侧,便让那具有威严的声音再次响起。


“雅儿贝德,通知所有守护者在前厅集合。”


对方的回答也十分简洁明了,“是,安兹大人。”


——————


“看起来不像是被人操控着,反而像是……这个世界级道具自己发挥了实力一般。”


迪米乌哥斯望向镜子之中浮现出来的巨大魔术传送门而抬起手来习惯性的推了一下眼睛,他是这个大坟墓中智慧极高的其中一位,他的话安兹乌尔恭没有什么理由不相信。只是他现在在低下他那白色头骨沉思着,其实就是在心中抱怨诶我这么多天都没有碰到这个红珠啊,难道是扑床的时候一不小心就蹭到了然后触发了神秘的机关?可是现在它早已化成了这门,恐怕想要及时关闭是不可能的。


“安兹大人,请允许我提出一个意见。”


迪米乌哥斯迈开步伐走到镜前,欠身一鞠躬着请求到。安兹乌尔恭当然是需要更多建议和办法,毕竟仅靠他和守护者之力都不足以发动可以使纳萨力克迅速瞬移走的魔法。


“说吧,迪米乌哥斯。”


“我曾经有幸与您一同前往宝物殿拿去道具,而我也在无意间看到那里有着一个名叫‘水中花’的道具。它似乎具有一瞬间将魔法放大数倍的特效。我想,我们现在正需要它来进行瞬间转移。”


…哦,是那个道具啊。安兹乌尔恭一下子便想起来了,是塔奇米曾经为他制作的道具,也就这么一朵儿而已。当初还是莫莫伽的他询问起时,塔奇米的解释是这样的:因为莫莫伽你是偏向辅助系列的嘛,我觉得你实在太辛苦了些,就想做个可以放大技能特效的道具给你。然后我才发现所需的材料正好可以拼凑成一朵花的样子,所以就叫「水仙花」咯!怎么样,莫莫伽你觉得喜欢吗?


“谢谢你啦,塔奇米,我很喜欢的。”莫莫伽怀有一股微妙的心情收下了这份礼物,毕竟男孩子被送花的感觉就像是原本温柔的女孩子被误认为了男孩一样的不知所措。但这是塔奇米的心意,所以他收下了,还跟这位制作者发了一个笑脸。不过他并没有使用过一次,而是将其珍藏在了宝物殿里。因为安兹乌尔恭现实中是没有几个朋友(甚至可以说一个都没有)的苦逼业务员。所以对YGGDRASIL游戏中的大家十分珍惜。不过每次塔奇米问他用没用的时候他只能搪塞过去了。


“……安兹大人?”


迪米乌哥斯仿佛察觉到面前的不死者大人阴森的眼眶之中竟然有一丝走神意味,于是便出声询问。还在他出声了,才让面前这位安兹乌尔恭大人从回忆中醒了过来。


“很抱歉,迪米乌哥斯。我刚刚想起来一些事情。”安兹略些低下头去,他不是不认同这个方案,那样的话的确是会让大坟墓以极其快的速度瞬移至隐蔽的另一个地方。但是,那个道具终究是塔奇米为他一个人制作的(更何况在被送礼之后安兹还意外知道塔奇米在其上为了刻上安兹的名字还氪了金),所以他极其不舍。不过,道具的存在不就是为了要在使用它的时候使用它吗?安兹这般在心里安慰自己,固然这份凝聚友谊的礼物十分宝贵,但更应该被珍惜的是如今跟在他身旁的这些“家人”们。他下了决心,却又用平常不过的口吻下令。


“我同意你的方案,迪米乌哥斯。还能想起宝物殿里珍藏着如此重要的道具,真不愧是守护者之中最聪明的人啊。”(潘多拉:明明我也记得!安兹大人!为什么不问问我呢!)


“十分感谢您的夸奖,安兹大人。”迪米乌哥斯抬起头来,笑着推了推眼镜,“这一切都归功您的深谋远大才是,竟然珍藏如此宝贵的道具以防止这种事件的发生,您是当之不愧的无上至尊!”


“是啊!您就是当之不愧的无上至尊,安兹大人!”雅儿贝德附议道。


“好了,雅儿贝德。”(…我原本也没有料到这个道具居然会在这个时候用上)安兹无奈般地在心中吐槽着,他本以为这个道具会一辈子在宝物殿当个手办……不是,收藏品来着。“迪米乌哥斯,你随我一起去宝物殿里拿一下道具。”安兹说完便从座椅上站了起来,而迪米乌哥斯又一次低下头去。


“遵命,安兹大人。”


——————————————————






作者发言时间 show time~(?)

哎先写到这里打个卡吧!怕自己陈述过于累赘写太多自己也看着很不舒服,会一点点摸索改成好一些的文风的!(土下座)

非常感谢阅读到这里的大家,非常感谢!(。•́︿•̀。) 




以后打完饼干不能打字错误率真的是太高了bsodbskxdjdi(。。)

好像五十fo了

评论选人写文吧!留梗我写那种,挑两个人吧(。,)

限制剧组:奥特曼(欧布相关或者银河及银河s,梦比优斯我也可以写一点点) 假面骑士(build drive zio可以试一试!)超级战队 (九星 手里剑 还有快盗VS警察) 永远的七日之都(只会写指挥使相关)刺客伍六七  底特律

如果还有生化危机7的话我 我也可以 把坑填回来!

就当是练笔吧!有人就写没人我 我哭啼啼……

新的世界,新的經歷,又美名曰——《新世界的打工仔》! ……之前序

桐生战兔,男,二十六岁。

万丈龙我,男,二十三岁。



就单论两人而言唯一的相同特点为“都曾担任过救世主之假面骑士”的职位。……也不能说得上职位吧,总之,俩人都为了拯救地球而拼尽全力过!


只是现在……


“喂战兔、你这家伙到底想要往哪里开啊!”


因为新世界的诞生而活下去的人们中,却仅仅只有两个人残留下了记忆,而除此之外,包括美空啊,纱羽啊,没有一个人记得他们是谁。……不过战兔想了想也有道理:对哦,桐生战兔本来是不该存在的,应该存在在世界上的,是「葛城巧」。不过还算庆幸的是,他认识的万丈龙我并没有因为新世界的诞生而一并消失。不过当桐生战兔在思考他们俩该去哪落脚的时候,万丈便因为路程太过漫长和(战兔这家伙也没有告诉我去哪!)而不耐烦起来。可让他刚吼完战兔便听见身后似乎传来了什么声音——咕噜咕噜的。


超天才、最棒的、很聪明的物理科学家顿时醒悟了,说实话他刚开始也没反应过来那是什么声音,直到他肚子也跟着咕噜咕噜了起来。


哦——忙着救世的两位大英雄,现在却连口饭都没有顾得上吃。


“我也不知道去哪……”桐生战兔故作沉思还疑惑着叽咕眉眼,他当然知道后面的万丈龙我看的一清二楚,而后接下来发生的事仍旧是俩人在车上一起来回摇摆还险些跟一辆大货车撞了上去。还好战兔眼尖迅速转动车头,这才躲过一劫。只是万丈还是不服,但好像他转换了个方向——


“说回来、这个世界太奇怪了!为什么多出来个黑头发的我跟着香澄约会去了?”万丈龙我是超不爽的,他不爽香澄明明是他的为什么却要和另一个他走了?不过还好他在宣泄不满时不再摇晃战兔的肩膀,这才好让物理学家可以稳住脑袋跟一个对物理化学一窍不通的肌肉笨蛋解释起来。


“因为你身体中有着Evolto的遗传因子,但平行世界中的你并没有携带因子,所以你无法和平行世界的你融合在一起,也正因为如此才存留下来咯。”


“哦——————果然还是、一点都没有听懂啊!”万丈龙我感叹般地说着,而战兔早就料到(他肯定听不懂啦)这一点了。


“对于笨蛋来说就是被世界排挤的意思。”


“这样啊……等等你这家伙又在说谁是笨蛋!!!”


“当然是你咯!肌肉笨蛋!”


“可恶!”万丈龙我的双手再一次攀上桐生战兔的肩膀,而他这般举动让战兔开始后悔——我应该下车后再说这个事实的。于是战兔便感受到比前两次更为剧烈的摇晃,而在这种情况下既要把后面这个笨蛋制服,还要骑车躲开路上的车辆……呀,这对于桐生战兔来说,实在是太糟糕了。


嘛、糟透了。桐生战兔虽然这么想,可他嘴角却浮现出了微笑,对着阳光,对着天空。


“喂你在笑什么啊?……哇啊啊你倒是看点前面啊!”


“都说了你一直摇我我怎么看得清楚路况嘛!!!”


俩人在争持(到底不看路况是谁的错)中走的愈发遥远。


————————————————


时光过去的飞快,俩人不知不觉才发现时间已经转动到了下午四点。而刚刚才从摩托车上下来的他们,此时此刻一边看着闲置着的摩托车,一边咀嚼着刚买来不久的三明治。万丈龙我打开始是想拒绝的,他现在想要吃热乎一点的泡面。但在桐生战兔的“吃完这顿或许接下来三天三夜都没有东西吃哦”的恐吓下接过了三明治。


“那我们今天岂不是要睡大街啊!?我可不干!”在战兔说出今天还没想到着陆……住宿地点时,万丈龙我皱着眉头瞥了他的搭档一眼。“怎么啦?难不成你原来怕冷吗?你这一身肌肉难道还不会帮你御寒吗wwwww”“闭嘴啊你这家伙!!”


“哦、对了……”正准备站起来给桐生战兔一拳头的龙我忽的停下了动作,得亏战兔把手臂都举起来了。“美空他们怎么样了?”


“哦哟你这家伙居然还会关心别人吗www”


“少废话啊快点告诉我!!!”


“咳咳,我在与你碰头之前去他们那里看了一下。老板和美空都没有印象,只是美空她……看起来好像记得那么一点点。”


“那……纱羽和海海他们呢?”


“我估计也都什么不记得了。”


“そうなの……那看来记得曾经发生的一切,包括Evolto的事情就只有我们俩记得了?”


“不,也不全是”桐生战兔低下头去,他抬起手来习惯性的用两指捏住下巴,“我在见美空时发现她好像是记得那么一点点,可是不完全。也就是说,大家虽然忘记了这些事,但如果给予一些适当的刺激的话,或许这些事他们都会想起来。”


“那我们这就去找美空他们去吧!”万丈很充满希望地站起了身准备离去,然而下一秒便被战兔拉住了,还很用力。


“怎么了?”万丈龙我不解地问到。


“我觉得,还是不要让他们回想起来比较好。”桐生战兔吃下了最后一口的面包片。


“什么!你难道想让他们忘记掉这段回忆吗?!大家一起并肩作战的回忆?”万丈转过身去质问仍旧坐在椅子上的人,那这样的话这个世界唯一记得他们的就他们俩人互相,顶多再算上个这个世界的香澄(毕竟两个万丈龙我长得一模一样嘛!!)


“嗯。毕竟谁也不想拥有那段痛苦的经历吧。”桐生战兔话语一顿,他声调也骤然降低,搞得万丈龙我觉得刚刚吃掉的三明治与这家伙的气场融合一体导致他感到肚子有些隐隐作痛。


“嘛……你说的倒也是。”Evolto是如何强大的存在,万丈龙我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个问题。“可那样我们今天也就没有住处了啊!”


……是啊,身上仅剩的那些钱凑起来买了两个三明治,怪不得吃了这顿没有下顿。可只见桐生战兔经过几秒的深思熟虑后,万丈就看见他脑袋上那一撮象征着开窍、兴奋、激动期待等等含义的头发瞬间立了起来,他站起身来抬着手指指着万丈。搞得万丈一头雾水,而接下来战兔所说出来的话却让龙我愣了又愣。


“不如,我们去老板的咖啡店里打工吧!”


“………………诶!?!!?”


至此、二人在新世界的打工之旅,就此开启!



诶嘿嘿,存一下 tag就不打了。

「如果你的恋人睡着了该怎~莫~办☆」指胤指

很抱歉……!女指的还在写,所以先把男指发出来好啦。
其实男指早就写好了,然后被我对象一说这才想起来李若胤不会做饭于是迅速改改改←
OK的话!↓


男指挥使的表现时间——☆



时钟正好指向了十二点。

随着钟声的响起,指挥使也推开了门,两种声音恰好的重叠在了一起,倒是有种说不出来的奇妙感。

指挥使已经习惯这么晚才到家的情况,通常这样的话他会直接把衣服随便一脱一扔,然后简单的冲个澡就趴在床上呼呼大睡。

不过,今天不能这样。

“…诶,李若胤呢?”

回流时间,大约是在今天下午的五点多的时候,李若胤忽然敲响了指挥使家的门。原来是指挥使约了李若胤,让他来自己家帮忙自己整理一些文件。李若胤说没问题,正好我下午没有其他工作,可以过来帮帮你。

但是指挥使并不知道,今天其实是李若胤这一个月里最最最难得的一天休息,指挥使转过身去,拿了一桶老坛酸菜牛肉面味的方便面放在了李若胤面前。

李若胤:“???”

“……抱歉,实在是腾不出时间去买菜来了,所以家里常常备着一些方便面…………”

“你这么吃迟早身体会垮掉的,队长。”

一脸严肃地推开了泡面的李若胤说道。

“…我知道啊,但也没办法………………”

指挥使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那是李若胤送给他的生日礼物,以便他方便看时间。

“啊?已经六点了!!——需要你帮我整理的文件在桌子左边的电脑文件夹里,麻烦了!那么我先走了!!”

说完,指挥使就将被李若胤推开的泡面攥在手里,随后飞奔着跑了出去。

——以上就是某位指挥使的全部回忆。

不过,指挥使扒头看了看浴室,又看了看餐厅,李若胤好像是回去了的样子。可是当指挥使换完鞋进屋的时候,才发现李若胤睡在了沙发上。

连衣服都没有脱,而且手里还攥着几页文件,攥地看起来还很紧,好像是在核对文件的时候一不小心就睡着的样子,因此一只手臂才会垂了下来吧。

…真是的,这样会着凉吧?

指挥使心里这么想着便转身打算从衣柜里拿出被单来给他盖上,可当他走到柜门之前,打开了之后视线面对的却是空空荡荡的场面时才想起来安好像说今天要帮他把衣服和被子什么的都洗了。所以柜子里,仅仅剩下了最底下安特意留下的一个蓝色的被单。

“没办法……给他盖上吧。”

指挥使回头看了看那仍在熟睡中的李若胤,无奈般地又叹了口气。他转过身去,将那个被单轻轻盖在他的身上,随后他俯下身去:李若胤的睡颜很乖,他抿着嘴唇,根本就不像某位指挥使睡着时会咧开大嘴流哈喇子。而且李若胤是娃娃脸,比起往人来看简直就是乖宝宝的类型嘛!

不过今天晚上该怎么…指挥使一边想着,一边迈着步伐走向前去,直到他在客厅的时候无意间看见桌子上的东西,借助昏暗的灯光他看不清桌子上摆的都是些什么,于是他只能悄声将灯光打开——

桌子上摆放的全都是一些指挥使这些天来想吃却一直没有时间吃的美食,而且看起来都是很好吃的样子,像是什么醋溜排骨……根本就是没见过的好吧!?指挥使心里被震惊到了,虽然桌子上的素菜要远远多余肉菜,但他目光却又瞥见一道他不知道叫什么的鱼的盘子下压着一张小纸条。

队长:
鉴于你这么多天一直很糟糕的饮食习惯,我特地去楼下买了一些成品菜(很抱歉我还并没有学会做菜),请务必要好好吃掉。
李若胤
“…噗。原来是这样啊。”

指挥使这才明白原来桌子上的佳肴都买回来的,其实指挥使进门的时候瞥见了未被关紧的厨房门旁的垃圾桶内堆放了许多类似于失败品的食物,不过他仍旧是望向了不远处的身影…啊啊、被自己的恋人照顾(就算是照顾吧)的这种事,说出来真是……既令人幸福又让人感到不好意思啊!

于是指挥使又转头走了回去,他弯下腰,对着李若胤那仍旧紧闭的双唇便吻了下去,似蜻蜓点水那般,哪里是吻,只是轻轻啄了一下。

“晚安。”他说。

-他走了。

时间线截取:机械康纳线,与安德森副队长在房顶发生冲突,为了继续执行任务而把汉克从房顶上直接丢下去之后的脑洞。
主角是狗
纯属脑洞,请勿较真。








相扑,一只算的上是年迈的大型犬。此时此刻正在关着灯的客厅里趴着,窗外仍旧下着大雪,屋里的地面只有一部分被窗外的雪景反射的光映照着。除此之外一片黑漆漆的,不过这并没有什么关系,毕竟相扑是一只狗,在黑夜里它反而看得见。

只是、刚才过去的时间中,有那么一瞬间让这条狗猛然地从地上站了起来。

它的主人,汉克·安德森,已经饲养它很多年了。如果追寻过很早的话,其实是当年柯尔抱回来的,汉克看着自己儿子眼里闪烁的那些点点光芒,于是就买下了这条犬并带它回家。

柯尔死后,汉克就把它当做最后的亲人看待了。当然,如果相扑是个人的话,它当然也会这么对他。它总是习惯用自己的大舌头舔舔因为喝的太多而发蒙着跌坐在地上的汉克,汉克也总是会抬起手来用力蹂揉狗的脑袋瓜。嘴里有时是骂骂咧咧,有时候是在夸相扑。

——可是现在呢?

当汉克·安德森穿上衣服带着手枪出去时,相扑仍旧向往常一样地坐在地上望着他。它相信他的老朋友会回来的——而汉克也总是会这么保证,“乖狗狗,我一会儿就回来”。他总是这么说,就仿佛他只是又出去去酩酊大醉一场。

但就是刚刚,相扑站起来的前一秒,康纳拎着汉克的领子直接从高空中把他扔了下去——那样的高度,别说是人类了,仿生人就算跳下去也会导致机体损坏严重而停止运行,更何况,更何况汉克·安德森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呢。

这不是康纳的错,他能怎么办呢?他只是一台机械,一台完全服从命令,必须执行任务的机械而已。他,不,它只是遵循了命令而已。错的是汉克,他就应该听听康纳的话,不要来搅和这场浑水。

只是汉克已经从醉醺醺的中年大汉之中觉醒出来了——他说他想起了他是谁,或许他料到最糟糕的不过就是死掉,不过就是去见在天堂等着他的儿子而已。

只是、他忘记了呀,相扑仍旧在家里等候他啊。

相扑站起来了,而后对着天花板哀鸣了一声,很久,久到一分多钟它才停了下来。狗不会说话,也被人类认为是不具备自我意识的生物,但它拥有感情,用人类的话来说,它现在拥有的感情是,「悲鸣」。

人和动物之间就是这样,时间一长,自然有了感情,有了不舍,也有深埋在双方心中无法用科学语言来表达的羁绊。

现在,羁绊显现了。相扑不知道它的主人发生了什么事,它也不懂得死是什么,因为它没有思维。但是它知道,身旁的那扇大门再也不会被打开了,也再也不会有一个喝的醉醺醺的老头儿给自己把空空的饭盒填满。

……这对于相扑,一条狗来说,也许就相当于人类口中的「死亡」吧。

等到盒子里的狗粮吃完,饭碗里的水被喝光,相扑也会被活活渴死。它哪里知道怎么打开那高高在上的水龙头,让它冒出来水来。比起这个活,还是把柜门里的狗粮袋子扒拉撒了要比开水龙头简单得多。

过不了多久——它也会去天堂找它的主人去了。